淡绿色的猪

假如 这是剥皮魔圆满(?)的心路历程

只是极有可能罢了 不杠原著啊



人物属于打飞机,ooc算我的




  大家好,我是一只邪魅狂狷的剥皮魔,是一只无恶不作丧尽天良(对不起这在魔界里是褒义词)的魔,人送外号“双湖城噩梦”,闭月羞花的外表下是一颗躁动嗜血的魔心  


(u1s1作者在写这段的时候被这种中二深深地感(e)染(xin)到了)。。。



  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被区区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给击败了, 你妈个鸡儿的 (因言辞过激被划掉)




【沈大大OS:你要是知道击败你的 是未来在修真界掀起腥风血雨滔天巨浪的大牛(哔—) 你就该觉得血赚不亏了。。。

洛娇娇:师尊~我只想掀起师尊的盖头(含羞低头)】




  我不甘心,我愤恨不已,为什么!

  为什么我只是准备扇他一逼兜,一座好端端的美轮美奂的宅子就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劳斯OS:蝶儿你智商可算是在线了一回

  你妈的老子不叫蝶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壮汉怒吼)



  






  于是这份执念支撑着我过了半年,我下定决心要报仇雪恨!

  仰望着灰蒙蒙天空,我心中的怒火却是这细雨微风浇不灭的坚定

  远眺着外界的繁华,我却甘愿将身躯锁在这鬼影重重的………嗯??那是什么花里胡哨的招牌。。。

  春

  山

  恨???

  什么玩意儿以前从没见过



  沈劳斯:你们魔都是这么跳脱吗。。。??


  为了打发时间,我无意中打开了这本册子


  (沈劳斯:你专门化形去买一本也能叫无意中吗???啊??!)

  


  甫一翻开,我便为之深深震惊了,这,这这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直至今日,我仍无法忘怀那个微风拂过的午后,我凝望着那书中似是有魔力的文字,杏眼圆睁,口唇轻启的痴怔之态。

  没有想到,原来…他们如此情意深厚,为对方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更甫言是被世人诟病

  原来…一生一次的初ye要用这么多次去圆满

  我被触动了,一滴魔之眼泪从嘴角滴落,打湿了那页印着两个光着身子打架的小人的纸。



  从此,我的执念便换了,不再是那可笑的复仇,而是亲眼见证他们的幸福




  那天当洛沈两人来到这里时,我兴奋的几乎不能自已,几乎化形出来!

  我本不指望能在他们二人执行公务时磕到什么,但当魔尊掏出那一抹鲜红的时候,我忍不住为之癫狂

  我焯我磕到真的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磕到真的了(/≧▽≦/)



 


  我……我圆满了

我几乎落泪

  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是……!






  尘世中的那具黑色躯体溃散了

 


让他们继续捆绑普雷吧



我真的磕到碰了,林恩呀林恩,人家尼克就帮你写个论文道歉,你脸红什么呀~你心动什么呀~~~🤭

隔着屏幕我都听到嘞!!!(○゚ε゚○)

官方逼死同人啊家人们

梦中的婚礼4

短小精悍(不是我懒)



前言老规矩






  舞池中央,两个小姐姐完全不在意这扇破损的玻璃窗,仍然全神贯注地跳着舞,只有余秋秋和叶鸟不时朝窗外张望。

  夜幕悄悄降临了,不知不觉中钟慢慢敲了八下。

  两个女孩突然共同走向大厅的那台钢琴,弹奏起了一曲欢快的小调,随着这曲小调奏起,自琴周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呈放射状迅速蔓延开来,伴随着滚滚浓烟。

  一众嘉宾惊叫起来,纷纷想要逃走,疯狂地向黑漆漆的门外跑去。

  然而还没到门口,女孩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又有人来啦~~”

  一阵凉风吹过,门外出现了一群黑压压的……“人”。

  他们早已死去,有的已经腐败得看不清面目,更有甚者,已经尸蜡化,衣角尽是尸油的痕迹,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盛妆打扮,身体分泌的粘液顺着精美的刺绣滴落,涂抹胭脂的皮肤从裂开的嘴角跌落。

  刺鼻的味道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呕吐。

  他们鱼贯而入,阻塞了原本还算宽阔的大门。

  火势越来越大,终于有人受不了这样的僵持,想要从尸体间隙间穿出去,但他刚接近尸群,瞬间被拖入其中,那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紧接着没了声息,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作呕的咯吱咯吱的咀嚼声。

  余林林似乎听到了女孩一声叹息,心下一动。

  随着血液顺着瓷砖地缝流出来,尸群骚动了起来,火焰渐渐包围了众人,逼迫人们与尸群靠近,有一个女生已经开始绝望的啜泣,更多人正摩拳擦掌,准备殊死一博。

  叶鸟正准备抄家伙上,突然被拽了一下,他回头一看,黑暗中的明亮火光里映出余林林狡黠的表情

下一秒,余林林:“我们跳进火里。”

叶鸟:?你认真的吗大哥(⊙x⊙;)

Q:聊聊童年最爱的书籍?我先来,辫子姐姐心灵花园!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变这样

Q:被吓到时会下意识?

啊这,如果是从背后出现的恐惧源,会立马回头,一肘子或一巴掌过去





有个男生这样作过,被打得坐地上起不来(๑ò︵ò๑)

梦中的婚礼3(又名失踪人口回归)

大家好我回来了

还是老规矩    有姬情,不喜勿喷

文笔渣,不喜勿喷

超短小












舞会很快如期而至,林秋石和阮南烛换上了礼服裙,风姿翩翩地准时到达会场,不出所料,两个小姐姐已经站在场地中央了。

“你有没有很奇怪。”阮白洁坐在会场边的椅子上理着裙摆,悠然地说。

“嗯,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没有一个人被NPC吓或者明显的触发死亡条件。 ”林秋石和阮南烛夫夫之间心有灵犀,所以轻松的接上了话。

再看舞池中央,两个小姐姐已经开始跳了,一曲毕。那个高一点的小姐姐似乎是有所不满,拧着眉问:“你们怎么不跳?”生怕她生气,于是一群人才战战兢兢地开始跳,时常有人踩到对方。当然,也有人找不到合适的舞伴,急得直冒冷汗,只顾着满场乱走。有个男人似乎是一进大厅便注意到了林秋石,开始便向林秋石走过来,但没想到这个女孩旁边另一个女生比她敏锐得多,用阴翳的眼神狠狠瞪着那个男人。男人并不怕长的好看的小姐姐,尤其是这样举手投足透出吸引人的气质的小姐姐,他一向是欢迎光临,多多益善的。但是刚刚他有一种直觉,如果过去会发生一些不妙的事情,迫使他停下了脚步,不动声色地回了座位。

林秋石见到阮南烛表情不对,连忙问:“怎么了?”

“没什么”阮南烛淡淡的收回目光,用一种慈爱的眼神盯着正在嗑瓜子(对没错就是嗑瓜子)的林秋石,缓缓的说:“就是觉得你真可爱啊。”宠溺的语气令林秋石老脸一红。

这时候阮南烛的脸,突然变得青白交加,难看极了,没等到林秋石担心,便小声说:“林林,你在这呆着,等会我回来,如果舞会结束我还没回来,你就先找线索。”说罢,飞快地奔向一扇落地窗,一拳打碎窗子跳出去。林秋石虽然对阮南烛绝对信任,但是毕竟刚刚阮南烛的表情十分一言难尽,怪让人担心的,可是他也不好明目张胆的破坏阮南烛的计划,万一追过去的话南烛反而危险了可就糟了。

再说那个男人,见到高个美女走了,便放心大胆走过去,自以为十分风雅地伸出手,示意邀请,可是此时阮南烛的突然离开让林秋石心神不宁,紧张兮兮的磕着瓜子。见到面前的一只手,十分自然地也递了一把瓜子。

男人:……

目睹一切但又找不到切入点的叶鸟:……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瓜子。

暂退告别

占tag致歉




大家,你们可能要下个学期才能见到我了,呜呜呜(┯_┯)债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