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绿色的猪

梦中的婚礼4

短小精悍(不是我懒)



前言老规矩






  舞池中央,两个小姐姐完全不在意这扇破损的玻璃窗,仍然全神贯注地跳着舞,只有余秋秋和叶鸟不时朝窗外张望。

  夜幕悄悄降临了,不知不觉中钟慢慢敲了八下。

  两个女孩突然共同走向大厅的那台钢琴,弹奏起了一曲欢快的小调,随着这曲小调奏起,自琴周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呈放射状迅速蔓延开来,伴随着滚滚浓烟。

  一众嘉宾惊叫起来,纷纷想要逃走,疯狂地向黑漆漆的门外跑去。

  然而还没到门口,女孩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又有人来啦~~”

  一阵凉风吹过,门外出现了一群黑压压的……“人”。

  他们早已死去,有的已经腐败得看不清面目,更有甚者,已经尸蜡化,衣角尽是尸油的痕迹,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盛妆打扮,身体分泌的粘液顺着精美的刺绣滴落,涂抹胭脂的皮肤从裂开的嘴角跌落。

  刺鼻的味道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呕吐。

  他们鱼贯而入,阻塞了原本还算宽阔的大门。

  火势越来越大,终于有人受不了这样的僵持,想要从尸体间隙间穿出去,但他刚接近尸群,瞬间被拖入其中,那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紧接着没了声息,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作呕的咯吱咯吱的咀嚼声。

  余林林似乎听到了女孩一声叹息,心下一动。

  随着血液顺着瓷砖地缝流出来,尸群骚动了起来,火焰渐渐包围了众人,逼迫人们与尸群靠近,有一个女生已经开始绝望的啜泣,更多人正摩拳擦掌,准备殊死一博。

  叶鸟正准备抄家伙上,突然被拽了一下,他回头一看,黑暗中的明亮火光里映出余林林狡黠的表情

下一秒,余林林:“我们跳进火里。”

叶鸟:?你认真的吗大哥(⊙x⊙;)

梦中的婚礼3(又名失踪人口回归)

大家好我回来了

还是老规矩    有姬情,不喜勿喷

文笔渣,不喜勿喷

超短小












舞会很快如期而至,林秋石和阮南烛换上了礼服裙,风姿翩翩地准时到达会场,不出所料,两个小姐姐已经站在场地中央了。

“你有没有很奇怪。”阮白洁坐在会场边的椅子上理着裙摆,悠然地说。

“嗯,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没有一个人被NPC吓或者明显的触发死亡条件。 ”林秋石和阮南烛夫夫之间心有灵犀,所以轻松的接上了话。

再看舞池中央,两个小姐姐已经开始跳了,一曲毕。那个高一点的小姐姐似乎是有所不满,拧着眉问:“你们怎么不跳?”生怕她生气,于是一群人才战战兢兢地开始跳,时常有人踩到对方。当然,也有人找不到合适的舞伴,急得直冒冷汗,只顾着满场乱走。有个男人似乎是一进大厅便注意到了林秋石,开始便向林秋石走过来,但没想到这个女孩旁边另一个女生比她敏锐得多,用阴翳的眼神狠狠瞪着那个男人。男人并不怕长的好看的小姐姐,尤其是这样举手投足透出吸引人的气质的小姐姐,他一向是欢迎光临,多多益善的。但是刚刚他有一种直觉,如果过去会发生一些不妙的事情,迫使他停下了脚步,不动声色地回了座位。

林秋石见到阮南烛表情不对,连忙问:“怎么了?”

“没什么”阮南烛淡淡的收回目光,用一种慈爱的眼神盯着正在嗑瓜子(对没错就是嗑瓜子)的林秋石,缓缓的说:“就是觉得你真可爱啊。”宠溺的语气令林秋石老脸一红。

这时候阮南烛的脸,突然变得青白交加,难看极了,没等到林秋石担心,便小声说:“林林,你在这呆着,等会我回来,如果舞会结束我还没回来,你就先找线索。”说罢,飞快地奔向一扇落地窗,一拳打碎窗子跳出去。林秋石虽然对阮南烛绝对信任,但是毕竟刚刚阮南烛的表情十分一言难尽,怪让人担心的,可是他也不好明目张胆的破坏阮南烛的计划,万一追过去的话南烛反而危险了可就糟了。

再说那个男人,见到高个美女走了,便放心大胆走过去,自以为十分风雅地伸出手,示意邀请,可是此时阮南烛的突然离开让林秋石心神不宁,紧张兮兮的磕着瓜子。见到面前的一只手,十分自然地也递了一把瓜子。

男人:……

目睹一切但又找不到切入点的叶鸟:……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瓜子。

梦中的婚礼2持续更新

渣文笔不喜勿喷

超短小

求求大家给个红心

谢谢❤️❤️❤️









第一天

  鉴于这是第九扇门内的世界,大家早饭时显得特别提心吊胆,生怕饭菜里有什么幺蛾子。

不过叶鸟对面的两位女士倒是吃得津津有味,十分优雅。

叶鸟:“大佬,你们就这么放心这里的食物吗???”

阮南烛十分矜持地翻了一下白眼儿,把最后一块水果沙拉放进嘴里,和林秋石异口同声:“没什么,只是直觉应该不会有危险。”

叶鸟:“…………”

不过好像也是,这里并没有什么肉菜

但是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啊

想到这里,叶鸟赶紧扒拉了几口人饭,万一以后桌上只剩下排骨汤,脑花等等的神奇菜品呢?

吃过早饭,两个女孩又来晃荡了一圈,以一种令人不太舒服的嗓音娇滴滴地说了一堆废话,大意是晚上八点有一场舞会,大家不要迟到呀云云

不知道为什么,林秋石总觉得她们仿佛连体婴一般的形影不离,不像表面上看起来仅仅是情侣那么简单

有点不对劲←_←




真的真的超短小

致歉5555


梦中的婚礼 1

新写手更文

渣文笔

姬情

超短小

不喜勿喷


正文








  叶鸟决定要过第九扇门了。

上次他带出来出来的纸条还没打开

阮南烛打开后


上面赫然写着:梦中的婚礼

“梦中的婚礼,这不是首钢琴曲吗?”林秋石一脸迷惑

“嗯,叶鸟,去查一下资料”

梦中的婚礼由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理查德克莱德曼是法国钢琴家,擅长演奏肖邦、拉贝尔、德彪西等人的作品,但那是他热衷于古典音乐的时候。


后来他转向发展通俗音乐界(梦中的婚礼、水边的阿狄丽娜、乡愁等皆是),演奏的曲目是保罗˙塞内维尔和奥利佛‧图森作的曲子。


前后八年间,图森与保罗共同作曲写歌给法国知名艺人演唱,并制作许多专辑,甚至经营组团演唱,皆有相当的销售成绩。1975年,他们共同创作的《朵莲妮之歌》(Dolannes Melody)由小喇叭手伯瑞利演奏与1976年的《给爱德琳的诗》(理查德演奏)将其事业带至巅峰。

  “没了?”

  “没了”

   “好了,叶鸟,去睡觉吧,准备一下,下周一起进门”

  ???

“阮哥,不在做些什么了吗?”

“你想做什么?难道你有什么发现吗?”

“阿这。。。没有啊!”

“那你不去睡觉,难道要开黑吗?”

叶鸟:
好的阮哥我去睡觉




林秋石上床前问阮南烛:“真的没问题吗”

阮南烛:“嘤嘤嘤余林林你这个渣男都不关心人家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只想着工作嘤嘤嘤你不爱我了”


阮•嘤嘤怪•南•掏出来比你还大•烛

林•头大•秋•比阮哥小•石

无奈扶额之下,只好接下来阮哥戏

“没有啦,萌萌你不要多想,这是最近比较忙而已啦”

“真的吗”

“当然了啊”

“那…今晚是不是可以满足一下人家呀?”

某林姓男子一下从心了起来:“等等,不行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工作…诶诶诶别!”





于是,一周后,没有任何准备的一行人,士气满满的三个人,拉开了那扇铁门

映入眼帘的,竟是金碧辉煌的一座大堂 ,像极了举办婚礼的礼堂,台子中央还有一架钢琴

某个女士阮南烛表示这次可能会吃的好一点

某个女士林秋石表示,小叶鸟,你是否有很多小问号?

某个高中女生男士不知所措并且不知道他们的阮哥去哪了



阮爸爸去哪儿,由飞鹤奶粉赞助播出

叶鸟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女装大佬



人陆陆续续来的差不多了,大厅里出现两个女孩子,面容都很精致,只可惜肤色过于苍白了,林秋石还注意到,他们两个掌心扣着掌心,十指相扣紧紧牵着手

其中一个女孩子开口说:“欢迎各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婚礼将在三天天后举行,其间还有各种派对舞会,大家不要忘记参加哟”

林秋石陷入沉思,看来这次错过活动或迟到就是死亡条件了


引子 南秋

  有姬情

不喜勿入



凄清的月光洒满了礼堂,打在那个年轻女孩的身上,女孩长发披肩,穿着洁白的婚纱,此时却显得更像丧服

  她缓缓抬头,看向空无一人的礼堂,缓步登上了面前的台子,再踩上了那个华丽的椅子,慢慢将头伸进那个绳结

  “你们,都不来吗?”轻轻的一声叹息后,她踢开了椅子

  雪白的肌肤泛起了青筋,渐渐趋于平静

  

沙雕玩意儿(夏尔菲鸟)

  夏尔菲鸟的故事

渣渣脑洞

不喜勿喷

卑微求小红心小兰手

1

三个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其中一个说:“姐姐,我们的名字叫做可菲尔·欣·佳奈·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蔷薇玫瑰泪·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雅·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


正确做法

  拿出录音机🌚

小可菲尔·欣·说:“🐴的。”

←To be continued

2

小女孩说:“姐姐我叫窝窝头,一块钱四个”

说出嘿嘿是死亡条件

正确做法

嗯。。。目前为止没有找到避免方法

3

姐姐我叫“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半夜它会扰人睡眠,此时。。。


你会看见一个妈妈拖着一个小女孩走出去

正确做法

回答:“你说啥?眼镜掉了,听不太清”

从而压过小女孩的声音




要求是反应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