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绿色的猪

假如对象突然变成食物

沙雕脑洞

不喜勿喷




正文

忘羡

  今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徒留蓝二对一坛天子笑发愁。酒水散发着浓浓的醇香,一闻就知这酒绝对是好酒,把魏无羡都闻馋了(??自己喝自己?)“二哥哥啊,你说要是我真变不回来了,能把自己喝了吗?”“休要胡说,方法总会有。”依然是这冷漠的语调。魏无羡却笑了:“没关系的二哥哥,只要你陪在我身边,我愿意一辈子都这样。”“如何天天?”

  蓝二你的雅正呢  


冰秋

沈劳斯从一百平米的大床(bushi)上醒来时,只见身旁摆了一盒巧克力曲奇,于是自穿越以来都没有吃上什么零食的沈劳斯立马馋了。正要对曲奇伸出罪恶的爪爪时,突然听到饼干发出了一声。“嘤”。沈劳斯整个人都不好了:“冰河?!”饼干:“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沈劳斯震惊了三秒钟,问了一句冰妹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要暴风哭泣的一句话:“你能吃吗?好好吃的样子,变回来之前,让我先尝尝?”


花怜

花城主一觉醒来,发现身边人不见了,城主表面笑眯眯,内心MMP虚假的笑容仿佛散发着浓浓的黑气,吓得众鬼一个个都不敢吱声。还是一只白面捏的兔子出声了:“三郎!我在这呢!”花城主立马快步走过去露出一个凄苦的表情:“哥哥!你怎么了?可有不舒服?”“啊?没有啊?”然后谢怜问了一句让花花崩溃的问题:“那个。。。三郎啊,我有点饿了,我能把自己吃了吗?”

  据说当天城主吓得差点为自家殿下祭上童男童女

漠尚

  漠北君回来时,已是深夜。只见一袋龙骨香瓜子静静躺在被窝里。漠北君:???“尚清华?!”“诶大王我在呢!”漠北君再一次懵逼“大王啊我是那袋瓜子啊!!!”得,人找着了,于是乎漠北抱着一袋瓜子睡得无比安心。。。